浅笺银钩

lof萌新,高冷逗比,lazying(´・ω・`)

最近在欣赏(?)不堪回首的历史,当时就是想原创一张长歌行什么的,结果到头来还是比着画换了个奇怪的外表而已【笑cry+扶额】

“我怎么更黑了?”

“……”【好可爱ww】

 

依旧拿老图粗来混ヾ(◍°∇°◍)ノ゙

很久以前画的情头ヾ(●´∀`●) 

Brucehal/Small Theatre Of The Coast City

又是我这个萌新(`・ω・´) 虽然不会有人记得但是还是要说 来搞事情了。

 

依旧辣鸡文笔,可能错字注意w

请多指教( • ̀ω•́ )✧

 

  “今天阿福没往你的早餐盘里盛小甜饼?”哈尔花了点力气才憋住笑声。

 “我在这里有个生意。”布鲁斯整了整帽子,眼都没抬,“今天早餐的小甜饼确实比以往少三块。”

 “蝙蝠没法在白天出来兜风解气,也没人请你去下水道跳舞,所以精心打理起自己的外貌了?”哈尔还是忍不住咧开嘴角,幸灾乐祸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。肥大的军绿色风衣,黑色裤脚无精打采地盖在旧皮鞋上,白衬衫的扣子坏了一半,大大咧咧地敞着,露出长着胸毛的结实肌肉。深色帽子搭在头顶,往日整齐的黑发乱糟糟地垂在额前,胡碴随意地生长,一个十字疤痕烙在右眼下方,滑稽的醒目。

 “我不得不说,你这个混蛋认真起来该死的有幽默感。”哈尔的左手搭上布鲁斯的肩膀,额头贴着对方的肩窝,笑得直喘气。

 “企鹅人在做毒品交易,他跟海滨城的人谈妥了。”布鲁斯推开哈尔的棕发,“他们今晚在这里的一家酒吧见面,我会在他们谈话之前解决此事。乔装打扮是必要的步骤之一。”

 “那你太走运了。我从小在这儿长大,海滨城的酒吧我都去过。你要去哪?我可以提前剧透一下,以便于你更顺利地在哥谭以外搞定你的事,不用谢。”哈尔惯有的轻佻散在空气中,和着清凉的海风。

 “夜玉。”布鲁斯念出一个词。

 “……你他妈逗我呢。夜玉?那可是家gay吧,伙计!”哈尔惊讶地喊道。

 “收起你愚蠢透顶的表情。”布鲁斯从风衣内袋里掏出一个叠好的手帕,拆开,拿出一块小甜饼塞到嘴里,“这么好奇,为什么不问问你的灯戒。你我都比不上它,无所不知。”

 “没错,但是俗话说:‘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’所以,我跟你一起。”不知何时,哈尔的双臂从后环住布鲁斯的腰,整个人黏着布鲁斯的背,下巴搁在对方的肩窝里喋喋不休。

 “这不管你的事。还有,松开。”

 “我的城市有犯罪当然管我的事。而且,看着自家帅气的男友一个人去这种酒吧,说跟我没关系也太虚伪了。”哈尔收紧了胳膊,指腹隔着衬衫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紧绷的肌肉,“我要是不松开呢?”

 “快放手,这是在大街上!”布鲁斯在哈尔耳边咬牙低吼。

 “不放。你揍我呀?”哈尔用棕发蹭着布鲁斯的侧脸。

 “我记得当时达克赛德是这样弄断你的胳膊的。”布鲁斯猛地钳住不知好歹的双臂,尽力忽视耳尖的烧灼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。

  哈尔坐在吧台前,把玩着盛了一半透明液体的玻璃杯。音响巨大的声音与人们的嬉笑怒骂充斥着整个酒吧,闷热无比,他只得脱掉夹克,黑色高领长衫暴露在空气中。哈尔拿起杯子,一口气喝干,然后告诉调酒师把这里最烈的酒拿来一瓶。嘈杂的喧嚷混着刺鼻的烟汗味,夹杂着腐烂的香水气,这些都令哈尔感到恶心与烦躁,尤其是听到布鲁斯在不远处与企鹅人的手下坐了一桌,高谈阔论并时不时肆意大笑。

  该死的,怎么还没醉。哈尔接过酒瓶,拔开塞子灌了一大口,浓烈的辛辣刺激着他的口腔,鼻腔,涌上他的四肢百骸,麻痹了每一寸神经。大概只有这样,他才不回去注意布鲁斯,顺便忽视胳膊上隐隐作痛的掐痕。

  哈尔还是松开了手——在差点与他的飞行员生涯告别之后。布鲁斯允许他跟自己一起来,但是要“保持距离,这样更安全,更方便。敢掺合进来的话以后你所有的战损自己承担”两个人为此争执一番,哈尔吼完“既然你这么想和那些渣滓混那你以后也别他妈来烦我了”,就倚在吧台上一人饮酒醉。但是呛人的辛辣后,布鲁斯的声音在耳边逐渐放大,越来越清晰,浮躁的火在心底“腾”地灼伤了空气,扭曲了黑暗的气焰,愈来愈旺,燃烧着哈尔不安的情绪。

 “瞧瞧,瞧瞧,看我发现了什么。”布鲁斯那边,一个人突然大喊,起身来到布鲁斯旁边坐下,顺势揽过他的腰,黏在他身上,咧开满嘴黄牙喋喋不休地喷着唾沫星子,“黑发蓝眼。哦天,穿这么不合身的风衣真他妈浪费你这火辣的身材,宝贝儿。”

 “事实上,我这人蛮注重外表的,不过两个月前被那个混账老板踢了。所以,你知道的。”布鲁斯漫不经心地应付他,嘴角随意的弧度勾起若隐若现的邪魅,暗地使劲,想推开腰上油腻肮脏的手。

 “别害羞,甜心小王子~”男人仰头吹了声口哨,手上却加大了力道,另一只手勾住布鲁斯的下巴,迫使两个人面对面,“去他的上帝!你现在就是一只嫩得想让人一口吃掉的雏鸟。”其他人放声狂笑,甚至有人阴阳怪气地“嗷嗷”乱叫,引来许多人的注视,“鲜了点,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男人拿起伏特加一饮而尽,偏过头,倾向布鲁斯的脸。“老子可是这方面的高手,先让你领教一下什么是狂野……”

  突然,男人的头划过一个简短利落的轨迹,砸在地上,沉闷恐怖的撞击声惊起一片尖叫。血从男人的头顶留下来,迅速地模糊了他的眼。

 “谁他妈的……”话音未落,男人只觉眼前一片眩晕,像平地刮起了龙卷风,被毫不犹豫地甩出去,一连串的桌椅被撞翻,玻璃清脆旳落地声络绎不绝。人们歇斯底里地叫着往外冲,更多的桌椅轰然倒地。不到两分钟,酒吧里只剩几个人,周围一片狼藉。

  男人挣扎着起身,岂料地板坚实的依靠感消失了,他的衣领被狠狠地攥着,悬在半空,接着肚子重重地挨了一下,男人痛得呲牙咧嘴,半眯着眼。哈尔的袖子卷起一半,微卷的软发愤怒地散开,脸被酒精烧得滚烫
,眼角飙着通红的杀气,烙进男人因惊恐放大的瞳孔。

 “从他身边滚开,趁你还能走路。”

 “哈尔,停下!”布鲁斯刚说完,其余得人都冲向哈尔,哈尔拎着男人迅速转身,男人像沉重的沙袋般砸倒他的同伙。一个人歪了身子躲开,顺手抄来一个碎酒瓶,打算从背后偷袭。哈尔发觉,倏地跳起来,随着劲一伏身蹿到那人面前,顺势简断爽利的一拳,嘭地一声,那人晃了晃,翻了个白眼,昏倒在地上,手上的酒瓶落在地上,像清脆的八音盒。

 “该死的,停下,哈尔!”布鲁斯怒吼道,拼命拉住疯了一般的哈尔,下一秒就把他按在墙上,旁边的窗户一阵轻颤,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 “哈尔.乔丹,你真会制造麻烦。”布鲁斯扳住哈尔的肩低吼,“就算闭不上嘴也不应该把自己灌醉,你个傻瓜。”

  话音未落,哈尔咯咯地笑起来,在布鲁斯短暂的疑惑中封住他的嘴唇,胳膊不由自主地环上他的脖子,舌头扫过口腔的每一处,牙齿撕咬着布鲁斯的唇,很快哈尔尝到了淡淡的腥味。哈尔抬手抚过布鲁斯的黑发,攥在手里,轻颤着,进一步提升了这个吻的温度。

 “你摆脱不了我的。”哈尔把嘴唇从布鲁斯的嘴唇上挪开,灯光流过他的脸庞,留下模糊的阴影,点染着哈尔醉醺醺的笑容,晶莹湿润的唾液湿润了嘴角,沾着饱满的鲜红,光滑得像洗净的樱桃,轻轻地开合。

 “你敢丢下我试试……”哈尔恍惚地瞥见淡蓝色眼睛深处跳动的复杂情感,低声呢喃,身子缓慢地前倾,倒在对方的怀里,瞌上沉重的眼皮。

  有光在窗外的黑暗中渐渐亮起,警笛像一把雪亮的长刀,尖锐地划破了寂静的空气。


(滴滴滴,mobike↓)

 

 



------------宇宙最帅分割线-------------

磨叽磨叽好歹骑完了这辆摩拜单车_(:зゝ∠)_

当时还在纠结要不要开来着,看到官方发话了……

So,不想开也得开【滑稽】

各种卡车简直郁闷死,想出来一句不知道下一句该说啥╮(╯▽╰)╭

So,感谢包涵,还有求大佬指点_(:зゝ∠)_

真.END



今天漫展淘来的=V=
老板说没有小虫的于是乎拿自己没临摹完的图强行凑个贱虫(´・ω・`)
还有今天展子上遇到一个cos贱贱的小姐姐,特别可爱撩人wwwww【然而同学手机展子上被偷了所以没图嘤嘤嘤QAQ】

给自己的文随手摸个图_(:зゝ∠)_

【画风嘛……漫画看得有点多?QUQ】

【辣鸡画技请多关照 (笑cry)

[蝙绿/Brucehal]暗香


lof萌新,跪求大佬指点

辣鸡文笔注意w可能错字注意w

请多关照(´・ω・`)

        黑夜像轻柔的羽毛被,覆盖于哥谭上方,潮湿孤寂的芬芳沁满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涌动着危险的暗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念空气清新的海滨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尔对脑海中一掠而过的想法撇撇嘴,飘到宅子前,推开巨大的玻璃窗,稳稳地落在地板上。屋内一片漆黑,灯戒是唯一的光源,室内的陈设镀上一层绿莹莹的光。这儿的一切都像它的主人一样,沉稳,冷冷的像个无机物,似乎从来没人在这住过。哈尔换下制服,棕色夹克罩着白衬衣,裹在牛仔裤里的长腿走到床边,把自己摔进被子里,柔软的触感让他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个差累死了。哈尔疲惫的叹气,努力不去想那些小蓝人和不可描述的外星怪物。当他终于回到地球,猛地发现自己有一年的房租没交,房东意味深长地一笑,不听不听地,把他请到了大街上。他只能拖着寂寞空虚冷的身体——还有右腿在战斗中被太空小垃圾砸出的淤青,在空中飘了半天,最终决定去看看哥谭有没有非法搞事的人,顺便到某蝠的庄园住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。不过他直接跳到了最后一步,除非他想出力不讨好,不仅得不到蝙蝠式白眼,还会被老蝙蝠瞪到脊背发凉并且滚出他的哥谭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尔试着翻个身,夹克硌得他不大舒服。凭借超凡的意志力挣扎起来,扒到只剩一条裤衩,再次跌回床上,随手把被子卷成大抱枕团在怀里,任由自己毫无形象地瘫着,像一个没电的灯戒。黑夜抚着他疲惫的眼,哈尔陷在洁白的大软枕里,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尔梦见了自己,以飞行员的身份。同往常一样,他动作娴熟地驾驶着这架漂亮宝贝——他却记不清它的型号了,玩命般飞向高远的天空。浮云在疯狂地下坠,天空用难以置信的速度,由苍蓝变得墨蓝。剧烈跳动的心脏在胸腔里呼之欲出,风呼啸着在耳边撕裂。哈尔想下降,但无论怎么操作,都无法让飞机改变方向。他眼睁睁地看着飞机隆隆地冲向更深远的天空,直至眼前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    飞机消失了,天空消失了,周围一片黑暗,静得出奇,连一丝轻柔的风都没有。哈尔没来由的感到迷茫,霎时,幼年丧父的悲伤,飞机在最高点出故障时一闪而过的恐慌,战友在面前死去却没有时间哀悼的无奈与苍凉……这些情绪,皆放大了数倍,令哈尔溺水般喘不过气,头痛欲裂。他不由自主地迈开双腿,飞快地跑,用尽平生所有的力气奔跑,向没有光的前方,向无际的彷徨,不停地跑,绝望地跑,一刻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个人,迅疾如风,霎时间,从哈尔身旁掠过,转眼间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黑暗中出现白色的光。哈尔不禁抬头,看到正上方挂着一轮银月。银月中有一个人,匀称的肌肉,漆黑的袍,深邃的目光,令人不敢造次的气场。惨白的月光勾勒着他的战甲,泛着阴森森、冷冰冰的光。哈尔如施了法一般,动弹不得,只是仰着头,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深情目光,近乎痴迷地描绘着面罩外的半张脸。轮廓分明,线条典雅的嘴唇与下巴,象牙般光洁的侧脸——这是他唯一让人看得到的部分。明明是虚景,却那么真实,似一抹微云,一席清风,温柔地包裹住哈尔浮躁的心,一切不安瞬间消散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骑士,蝙蝠侠,布鲁斯.韦恩,一个哈尔特别讨厌的混蛋,没有一刻不损他的臭蝙蝠。当超人道出他的真实身份,哈尔气懑之下完全没有想起来布鲁斯.韦恩他妈的是谁。当布鲁斯亲自摘下面罩向哈尔坦言,又不顾一切去救超人,并让他好好领头,哈尔依旧无法想象一个帅气的花花公子会满嘴轻薄,偶尔勾唇,也极尽讽刺。但她意识到,这个男人深不可测,很强大,不易接近,但坚毅的外表下,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。纨绔子弟,黑暗骑士,都只是为了掩盖事实,没有普通的生活,缺乏关爱才是本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,布鲁斯,正义联盟,经历了很多战争,客服众多困难,不知不觉的,两个有点固执的家伙走到了一起。两个人有过不少争执,互损永无止境,但需要彼此的时候,两位骑士将互相守护,并肩前行。他们之间,没有过多的缠绵,没有时间的誓言,身陷险境,相触的后背拥有彼此,这就是黑暗与翡翠的羁绊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突然上升的温度将哈尔惊醒,结实的臂膀环住他的腰,黑夜潮湿的芬芳无声地抚平了哈尔的情绪,温暖的欣慰感令他沉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知道大蝙蝠也会睡觉。”哈尔打算和以前一样损损这个混蛋,可是睡意依浓,闷闷的鼻音透着慵懒的轻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一直以为宇宙城管只会不停地驱赶露天烧烤。”布鲁斯冷静地回道,胳膊却渐渐收紧了,低哑磁性的气音伏在哈尔耳边,逗弄着他的鼓膜,“当英雄当得忘乎所以,真正该管的事都忽略了。”话音刚落,深沉的吻带着一点急切,落在哈尔的侧颈,灵活的指肚描摹着哈尔的腹肌,轻柔地,带着麻酥酥的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不行,布鲁斯。”哈尔抬手制止了布鲁斯的动作,一翻身,窝进对方怀里,“我出差那么久很累的啊哦!嘶~~~~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顺便中奖?”布鲁斯挑了挑尾音,左手放在哈尔右腿的淤青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尔刚想反驳,忽然念头一转,“唰”地抬起右腿,搭在布鲁斯的腰侧,“无所不能的绿灯侠今天很累,给揉揉呗,世界上最出色的大~侦~探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显然,无所不能的绿灯侠从来不能把嘴闭上。”布鲁斯不屑道,手却放在淤青上轻轻地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去他的海滨城。哈尔把头埋在布鲁斯的胸口,无声地大笑。嗅着黑夜潮湿温暖的芳香,安静地睡去。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