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笺银钩

来了就瞟一眼介绍叭( ー̀εー́ )
高冷逗比,lazying(´・ω・`)
二次元and欧美圈
A Westlifer
淡圈,随性发表,自己开心就好

© 浅笺银钩 | Powered by LOFTER

{冲斋}晴秋【上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*本文架空|大学背景|前世今生。

*后面某部分,是根据网上杂七杂八的资料写的,不一定准确_(:з」∠)_

*本人开始码文不久,之前一直是写欧美,古风,第一次写日系的,感觉写出来和想象中的有些差距的说,辣鸡文风注意,可能错字注意。

*结尾一定HE,HE,HE。

*好像也没什么废话了,有的话结尾再说,希望喜欢ღ( ´・ᴗ・` )比心

   

------------------宇宙最帅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冲田总司睁开双眼,神情恍惚。

 

  他的眼前一片模糊,渐渐的,似相机对焦,周围的景象变得清晰,明亮,充满了真实的立体感。冲田总司眨了一下眼,白色的天花板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儿。阳光暖暖地倾淌而下,撒在地板上,隐隐约约地,能看到细小的尘埃在阳光里轻柔地跳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侧过头,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表:下午三点。旁边放着一篮水果,一束满天星。今天上午,与自己关系不错的剑道社社友拎着东西,热热闹闹地来了,欢聊了一个多小时,又热热闹闹地走了,这让冲田总司不禁产生一种错觉。仿佛他还在剑道社,大家认真训练,训练结束后,一起坐在地板上休息,谈笑风生,左之助,新八,平助有时绘声绘色地即兴演一场相声,剑道社的人无不放声大笑,轻松无忧,一如既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如既往,冲田总司会注意到,那人独坐在一处偏远的角落,平静地注视着周围的喧闹。他喝水时,头轻轻后仰,喉颈的线条更加鲜明,深紫的发梢挂着汗珠微动,眉眼间浮着淡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表情明净,尤其是他眉头微蹙,双目凝神,全心思考的样子,那认真劲儿任谁看了,都会驻目。很久以前,冲田总司就喜欢他认真的样子,一有机会,便目不转睛地看着,久久地,远远地看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胸前突然袭来的疼痛令冲田总司低低地咳了几声,在有点刺鼻的消毒水空气中,他听到了自己有些沙哑的呼吸。他看向窗外,天空特别蓝,广阔明媚,让人忍不住放开思绪,任回忆蔓延,生长。冲田总司突然发现,平日不感兴趣的秋天天空,现在看来意外地讨喜,心情似乎被这温暖的阳光抚慰了,不知不觉露出安然的笑。他感到放松且惬意,却不知何故,心里有一点空落落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飞花如梦搬,冲田总司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我又想他了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没有记起来呢,阿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冲田总司的眼底流过一丝黯淡,阳光慵懒的温度令他昏昏欲睡。他半眯着翠色的眸子朝着窗外的蓝天看了一会儿,静静地阖了双眼,沉沉地睡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冲田总司做了一个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梦里是那个年代的旧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天,晴光拂过庭中落叶,将回廊照得明澈,秋风细细,凉气氤氲。冲田总司难得的好精神,推开门,倚坐在回廊上。他望着一朵朵轻小的白云,望着那个方向——新选组的方向,猜想大家正在做什么。他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,他已不能自由挥刀了。新选组的剑,变钝了啊。他垂下双眸,怀里握着刀的手加重了几分不甘的力道,上翘的嘴角带着一丝薄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冲田总司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抬头:“不要光站在那一动不动的,过来和我聊会儿天吧。”魅力独特的嗓音张扬地划破了秋日的凉气,然后轻轻地笑出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只穿睡衣坐在户外会着凉的,总司。”斋藤一从庭院另一端走到冲田总司面前,简洁地表达了自己的问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,阿一。”冲田总司露出灿烂的笑,“西式服装吗?看起来蛮束缚的。不过,很适合阿一哦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先把衣服披上。”斋藤一无奈地叹了口气,从带来的包袱里拿出一件深绿的和服,递给冲田总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衣服里面加厚了呢,这份体贴的礼物,我心怀感激地收下了。”披上和服,冲田总司望着跪坐到回廊上的斋藤一,报之一个真诚的笑容,却发现对方也望着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一,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没什么……”斋藤一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有点不好意思地偏过头,“你剪头发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这个。”冲田总司抬手捋了一把头发,“等到我又能挥刀的那天,留着长发穿着洋服,在战场上看起来会很别扭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总司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事。”斋藤一说罢,扭头去看庭中的秋景。冲田总司抬起头,望着碧蓝如洗的天,他惊讶地发现,自己一大早便茫凉的心,渐渐地沉静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因为阿一吧,他想。不知何时开始,冲田总司习惯了呆在这个与自己性格完全不同的人身边。不可思议地,他并不反感,反而意外地安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两个人的初遇。那天,他们站在道场里,手持木刀,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。他凝视着对面的斋藤一,对方以不输给自己的认真凝视回来。那时,冲田总司觉得这个人给他的印象:沉稳,清醒,眉间却流露出一丝不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随后,斋藤一凌厉的突刺是他始料未及的,好几次,他都险些挡下。短暂的惊讶过后,他的兴致只增不减,很快地,两个人较上劲了。木刀相刺的声音激烈地回荡在道场,身影迅疾闪动,那锋利的杀气令观战的三个人无声地惊掉了下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那天的事情真是忘都忘不掉。总司这家伙,竟然抱着‘杀死对方’的念头挥下刀去,想必斋藤也是一样的想法吧。你们俩拿着木刀,打到这般地步,我要是不喊醒新八他们拉住你俩,到最后总得有一方丧命吧。”以后的日子,土方岁三忆起江户道场的往事,一定会谈到这场比斗。若是冲田总司在场,总会笑着调侃土方先生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冲田总司发现,斋藤一冷决的外表下,有一颗温暖的,柔软的心。他总会不经意间,表露自己的关心与体贴,不动声色,却在察觉到的时候,感到非常安心。他清楚自己一向穿得单薄,他也清楚就算劝自己回屋,只是徒费口舌罢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冲田总司珍惜这份温柔,什么也没说。斋藤一本就少言,亦什么也没有说。时光安静地流淌,几只洁白的鸟儿飞过秋日晴空,冲田总司闻到了枫叶的香气。淡淡的香染红了周围的空气,清新的质感让人不禁心生感慨,潜藏在深处的情感悄然滋生,蔓入了秋风的私语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斋藤一推开超市的玻璃门,向里面一排水果架望去。几个四十来岁的妇女系着深绿的围裙,一边往架子上摆着一盒盒水果,一边小声地聊天,有时笑起来,也是轻盈的悦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在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斋藤一站了站,随即走向一旁的收银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打扰一下。”收银台前的女孩转过身,好奇地望着斋藤一。“你们超市那个兼职的男生,请问你知道他去哪了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兼职的男生……啊,你是说冲田君吗?他请长假了,听说他身体不舒服,要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体不舒服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上周末一位和蔼的先生到我们店里,说是替冲田君请假。”女孩继续回忆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……十分感谢。”斋藤一朝女孩微微颔首,接着转身推门,走出超市。

 

  斋藤一总是在周末下午到剑道社练剑。加入剑道社的第一个周末,他来到道场门口,发现门虚掩着。起初,他以为昨天的值日生没有锁好门,并没有想到会有另外的人挑这种时候额外练习。斋藤一从门缝向里一瞥,意外地看到了冲田总司练剑的身影。

 

  “阿一。”冲田总司乍见到斋藤一,也有些惊讶,随后露出了招牌式微笑:“欸~没想到还有人这个时候来练习啊,不过,你来得正好。社团纳新那天我没来,听平助他们说,阿一的表现很出色。”正说着,冲田总司已握稳了竹刀,“所以说,让我见识一下,如何?”

 

  “乐意奉陪。”斋藤一轻易不接受别人的挑战,说不清为什么,这次他意外地认真起来。

 

  接下来发生的是:剑道社负责老师土方岁三碰巧路过此地,看到了他们的打斗,一张俊脸登时打了黑霜般,冲进屋子将两个人呵斥一番。他说你们两个再胡闹也不能打烂竹刀,总司我说了多少遍了你为什么还是老样子,斋藤也是怎么和这家伙一块胡闹,简直就是小孩子的行为……

 

  从这以后,每个周末的下午,斋藤一推开剑道社的门,一抹棕色的发影总会不出所料映入眼帘。两个人站在距对方四个身宽的位置,安静且认真地练习。偶尔的,两人会切磋一番。有时训练结束了,冲田总司将胳膊搭上斋藤一的肩膀,非要拉他去学校外边的沿路小摊吃饭,斋藤一经不起冲田总司的软磨硬泡,最终妥协般跟他出了校门……

 

  上个周日,冲田总司没有来,斋藤一只当他突然有抽不开身的事情,来不及提前和他打招呼,也就没放在心上。

 

  然而,这周的社团活动日,冲田总司依然没有出现。斋藤一问了左之,左之说上周六他和平助,新八他们出去玩,下午回到宿舍时就没发现总司,而且这周都没在学校见到他。

 

  这个周六,斋藤一也没心思练习了,穿上外套,系好围巾,就出了校门。

 

  秋阳斜斜地向天的西边倾移,浅黄色的阳光笼罩着街景,落叶在空中盘旋飞舞,随风悠悠地穿过大街。斋藤一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他想着冲田总司,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。

 

  他突然想到冲田总司以前说过他在一家超市做兼职,他去了那个超市,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

     斋藤一站在街上,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与车辆,有些无措。

 

  忽然,他想起了什么,将手伸进口袋,却意识到自己的手机拿去修了。这时,他的目光停留在路边一个电话亭上。斋藤一走过去,凭记忆拨通了近藤勇的电话。

 

  近藤勇是他们的校长,来这个学校没几年,剑道社就是他主张建立的,几年下来,剑道社成了这个学校高人气社团之一。他和土方岁三是多年的好友,似乎与冲田总司等人很熟,斋藤一只见过他两次。听超市里那个女孩的描述,斋藤一认为他的直觉是正确的。

 

  电话通了。短暂的交流过后,斋藤一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结果。

 

  几个月前,冲田总司几次感到有点气短,在土方岁三的一再要求下,他去医院做了检查。

 

  检查结果为肺结核。

 

  医生说幸好发现得早,并嘱咐他按时按量用药,每月复查,不接触辛辣食物和烟酒,防止过度疲劳,注意个人卫生之类的,先坚持服药半年,再看情况。

 

  然而,冲田总司身上的活跃因子使他每天在校园里东蹿西跑,有时候事情一多,就顾不上吃药了。事实上,若不是土方岁三或近藤勇不时地提醒他,他倒把药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

  这样无规律用药导致的结果就是,上个周日早晨,冲田总司拿着一袋从学校外面买的栗子去了近藤勇的办公室,还没来得及放下栗子,他便痛苦地弯下腰,靠着办公桌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

  近藤勇拨通了急救电话。

 

 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冲田总司,近藤勇向医生询问了情况。医生说,冲田总司的病情处于急性期,必须住院治疗,时间大概是半个月到一个月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斋藤一问到了冲田总司住的医院以及所在的病房,放下了电话。他扶着电话亭,试着不让自己跌倒。

 

  在刚刚的通话过程中,斋藤一的意识里,有什么东西浮出记忆的水面,逐渐清晰。听到“急性期” 这个词的一刹那,更多的东西浮现了,它们逐渐延伸成一张张画面,每一幕都带着极大的冲击力,闪过斋藤一的脑海,如同雪亮的闪电,看一眼,便不会忘记。被唤醒的情感与记忆涌上心头,令斋藤一胸口隐隐作痛,头有些晕。他扶着电话亭,额头上竟浮起细密的汗珠。

 

  他想起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TBC

 

---------------依旧帅气的分割线------------

 

 

即将开学的高一狗最后的挣扎与坚强。

为看到这里的你笔芯❤

 

 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1 )